发现的意思举例子说说何帆:解读诺贝尔经济学奖

| 发布者:admin

 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有两位,分别是哈佛大学的奥利弗·哈特教授,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本特·霍姆斯特姆教授,获奖理由是对契约理论的贡献。先说契约理论研究的问题是什么。我们知道,人总是要跟别人合作的,但是合作的时候总会出现各种矛盾。比如谁拿的多,谁拿的少?谁负责做决策,谁只能干活?这都是契约理论要研究的范围。

  契约又分成两种,一种叫完全契约,比如学校班级里做值日,学生们谁负责星期一,谁负责星期二,责任分得很清楚,所有的参与者都能知道其他人的所有信息。

  另一种叫不完全契约,有些信息是想不到、看不到、说不清的。比如姑娘爱上了一个小伙子,本来两情相悦,但小伙子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。怎么办?别人也没办法说清楚谁对谁错。过日子,做生意,都会遇到类似的麻烦事。像这种不完全契约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理论,就能给咱们帮忙。

  前边咱们说了,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有两位,分别说说他们的观点。先来听听麻省理工学院的霍姆斯特姆教授的看法。他的建议很简单:遇到不完全契约,论功行赏。就像行军打仗,攻下山头,就给发勋章;守不住阵地,提头来见。不用监督过程,结果最重要。

  但是企业经营比这复杂多了。比如经理来找你,要求论功行赏。作为老板,你关心的是,企业业绩好了,股票价格才能涨。但是导致股票价格上涨的因素很多,不知道是不是经理人的功劳。怎么办?一个更好的办法是,跟其它公司的股票作比较。要是你们公司的股票相对上涨,才能说明经理人的功劳更大。要是股市上蹿下跳,遇到了传说中的猴市,猴子的猴,跟公司业绩没什么关系,怎么办?这种情况下,最好给经理人发固定的工资,反而能让他们更加安心。

  这是霍姆斯特姆的观点,结果最重要。我们再来听听哈特教授的建议。哈特教授说,既然以后的事情说不清,最好在合作之前就定好规矩。能分清楚的权利先在契约里写清楚,分不清的剩余的权利交给最牛的那个人。

  那怎么知道谁牛呢?很多时候是能分清楚的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是个创业者,你想搞直播,去找投资者要投资,在你前边排队的还有1000个要搞直播的,是你牛,还是投资者牛?剩余权利该给你还是给投资者?当然该给投资者。但是,如果你已经发明了长生不老药,但没有钱搞生产线,你去找投资者,谁更牛?剩余权利该给谁?显然该给你。这就很容易分清楚。

  当然,这里面会有损失。还是说到刚才的例子,要是你搞直播去要投资,要是把剩余权利都给了投资者,你是不是会觉得很没劲?但是你不想干还有别人干。要是你生产长生不老药,把剩余的权利都给了你,投资者是不是会觉得没劲?但是他不给你钱,别人也会给。产权的最优安排,就是要让效率的损失最小。

  说完这两位教授的观点,契约理论能应用在什么领域呢?何帆说,这个理论经常被用来分析企业的产权安排,不过其他领域也能应用。我们举三个例子来说说。

  第一个例子,监狱能不能私有化?要是把监狱私有化,承包监狱的人唯一能够获利的办法就是降低成本,于是会克扣犯人的伙食,故意不维修监狱的设施,监视器坏了也不换。这肯定会出问题。要是政府来管监狱呢?坏处是成本肯定要高,但权衡一下,还是由政府管监狱更合适。

  第二个例子,经济学家发现,有三分之一的国际贸易都发生在跨国公司内部,也就是在同一个大公司里,A国的子公司卖给在B国的子公司。这些贸易中,大部分是资本密集型产品。为什么?因为资本密集型产品更复杂,更难监督,从别人手里买总是不放心,还不如把供货商兼并了,在自己的公司内部交易。

  第三个例子,经济学家在墨西哥的制鞋业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有的地方消费者更时尚,喜欢买不同款式的鞋子;有的地方消费者喜欢穿同一款鞋子。在那些时尚变化更快的地方,很多卖鞋子的自己开店;而在那些时尚变化更慢的地方,卖鞋子的更愿意给别人打工。

  听起来好像并不难,何帆说,经济学理论看起来非常复杂,但经济学思想其实都很简单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,获奖原因是投资组合理论,别人问他为什么得了奖,他说,我发现“不能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”。九十年代有位获奖者,贡献是公司财务理论,别人问他为什么得了奖,他说,我证明了“把一块美元从一个口袋放进另一个口袋,你的财富不会发生任何改变”。听起来像是说笑话,其实,真理总是很简单的,复杂的是如何把这些原理在现实世界里找到合适的应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2 我喜欢